头像@焚烧荒野
写点想看的

【排球乙女】向你传达他们的爱意

内含月岛萤/黑尾铁朗

是典型吃醋告白梗

每人4k+

超大型ooc预警

第一次搞小排球

很久没码字了文笔菜菜

若不喜请左转谢谢啦




“想将这份满溢地止不住的爱意传达给你。”




月岛萤


  “喂,我说,我脸上是有你昨天做不出来的题目的标准答案是吗。”


   已经盯着一页书整整五分钟没有翻过的月岛萤低着头对你说道。

  不敢抬头,因为害怕对上你炙热的目光,害怕两颗心的直接碰撞,害怕暴露出他那掩埋在极致理性下的爱意。


 “是你给的吧?月岛君?”


   完全无视他的问题,你捧着草莓味牛奶笑着向你的后桌问道,少年只是低头看书不语,殊不知自己微微颤抖的睫毛,小心却又炽热的目光,以及微红的耳尖早就出卖了自己。

   见他不愿承认,你也闭上嘴,依旧盯着他,清晨的第一抹微风夹杂着温暖的阳光投在月岛萤的面颊上,因害羞而微微发红的脸庞被阳光炙烤得更加滚烫。

   月岛萤总是这样,总是不愿承认自己的感情,总是想用别样的话语代替已经跑到嘴边即将蹦出的喜欢,甚至不愿承认女孩手中的牛奶是自己亲手放在她桌上的。


   “……不说话那就默认不是你的啦?”

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见他不理睬,你决定逗逗他。


   “呀?那还会有谁这么好心,大清早就给我送牛奶?不会是竹内前辈吧?啊?如果是的话就太可惜了,别人的东西可不能要,等午休时间去二年级还给他好了。”


    竹内义弥,二年四班的学长,自从因为在校门口出丑,被你机智化解尴尬后便展开了对你的猛烈追求,但你对他并没有任何别样的好感  ,所以一直保持着距离,况且,你的心早已被面前的男孩占满。

   尽管知道你在胡言乱语,但是自己的礼物被说是别人的好意总归是令人生厌的,月岛萤摘下了耳机,抬头对上正在座位边乱转的你戏谑的目光。


  “怎么?物归原主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不要用那种看仇人的眼神看我啊月岛萤。”


    月岛萤关上书站起身,拿起水杯朝着水房的方向走去。


  “我只是觉得,连物品真正主人都发现不了的笨蛋,是做不到物归原主的,你说呢?”


   没有熟悉的嗤笑声从耳边飘过,月岛萤没有再和你争抢那窄得只能过一个人的过道,而是跨过身旁的椅子径直去到水房,留你拿着这盒主人已知的牛奶发愣。


   “总是这样,什么都不承认。”


    你对着他的背影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喜欢月岛萤已经很久了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也许是辅导题目时无意间喷洒在耳边的温热呼吸,也许是路过体育馆时偶然瞥见的超帅拦网,也许是发现他悄悄看过来时,笑着与他对视后又红着耳尖满不在乎转过头的模样,亦或是,擦肩而过时头顶上传来的强烈却又克制的目光。
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的傲娇鬼。”


    拔出吸管插进牛奶盒,吮吸着草莓与牛奶碰撞的清甜滋味,你在心里默默骂道。






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早晨一句玩笑的话因为竹内义弥的突然出现成了真。

   下午放课后,你收好书包准备离开,却在踏出教室的那一刻瞥见了月岛萤桌上的资料。

  今天一放课月岛和山口就被小武老师叫走了,课后补发的资料自然就没被收走。你想了想还是决定想把资料给他送过去。

   夏日的傍晚,橙红色的夕阳斜着穿过走廊,撒在尽头的拐角,晚风清凉,吹动着手中那一沓属于月岛萤的白色纸张。 

   这个时间应该是在体育馆吧,没记错的话。

   你拿着资料向体育馆走去,还有一个拐角就是体育馆了,你一心只想快点把资料拿给他,仓促见上一面后便回家复习功课,不曾想过会在这个时候被竹内拦下,并收获人生中第一个告白。 


    “那个,XX同学!可以稍等一下吗?”


   身后传来男人声音,你在原地站定,转身看见的是手里捧着一封信与一束月季的竹内。

   他三步并作两步跨到你面前,尽管气喘吁吁,但双眼中的爱意已经泛起红晕的脸颊向你预告了接下来的剧情。


   “请,请你务必收下这两件东西!如果看了你愿意的话,请,请陪伴我一起回家!”


   你迟疑了。

   这算是隐晦的告白吗,或者是告白预告。

   但心有所属的人是不会对他人有好感的,你暗暗想到,打算直接开口拒绝。可是男孩态度异常诚恳,双眸中倒映的是尴尬地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的你的模样。为了不让他难堪,你决定先收下他的信。


   “那个,我还有事,就不和前辈一起走了,谢谢您的信,再见。”


   随手把信和资料夹在肘间,你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竹内还想继续说些什么,但你早已向体育馆跑去,于是他只好站在原地。

   你站在体育馆门口,向馆内望去。映入眼帘的是月岛萤和他的队友在场上跑动,起跳,扣球的模样。

    晚风吹拂着少年鹅黄色的发梢,汗 珠反射着阳光顺着白皙的面颊流淌而下,月岛萤的脸庞在球网后若隐若现,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,但脸上表情却始终如一,清醒,理智,冷静,认真又专注。

   最后一球,乌野拿下了这场练习赛,队友们都很开心,脸上挂着青春灿烂的笑颜,就连月岛也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   真是赏心悦目的场面,你对自己说道。

   下场后,月岛萤一眼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你。好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排球场,月岛萤在擦干汗水后朝你走过来。


   “还真少见啊,居然能在这种运动量这么大的地方看见你。”


   你无视他的毒舌,把资料抽出递给他。     


  “今天的资料,明天小组作业可能用到,一共十页,你抽空看一眼。”


   月岛伸手接过资料,认真清点着纸张页数,却发现一封粉色的信封。


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情书?”


   他抽出信封对你问道。

   糟了,本来打算私下拒绝竹内不告诉月岛的,这下算是完蛋了。看着满脸戏谑的月岛萤,你心想。


  “什么啊又不是给你的。我知道你很高,但手别伸太长了月岛君。”


  月岛萤的表情由因为好奇而露出的戏谑变为阴沉,见你想伸手夺走手中的信封,他偏将手高高举起。


  “啊?不好意思,手长的人就连拦网的范围也很宽,所以管的宽是正常的。”


   你高高跃起,想要拿回这封随时可能会成为导火索的信,但近三十厘米的身高差实在是不允许。气急败坏的你只好乖乖承认:


  “是,是情书,也许吧。”


  你偏过头,只用余光偷瞄着月岛萤。


  “哦?打算送给谁啊?我们排球部可没有几个比我优秀的池面帅哥。”


   嘴上是这么说,但脸上愈发阴沉的表情却暴露了月岛萤内心的慌乱。


  “谁说是我写的了?再说了,你们社团的人我除了阿忠就不认识几个,所以别再不要无理取闹了阿月,快还给我。”


   听到不是你要送出的情书,月岛萤暗自松了一口气,但缜密的思维马上就捕捉到了你话中的重点。 

   本以为你会一直待在他身边,就像在教室里一样,一起完成小组作业的是你们,一起讨论试题的是你们,一起吃便当的是你们,一起吹夏天清晨的第一缕风的是你们,午休时间一起听歌的也是你们 。可是现在,有人要从他身边把你带走,那个人要用坦诚,用热情,用如阳光一般张扬的爱来邀请你,邀请你离开他。

   「不行,绝对不行,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,明明是我们先熟悉起来的,明明是你先闯进我的心的,怎么能让你被别人抢走。」

   月岛萤拿着竹内给你的情书沉立在原地,一言不发。眼看他的神情越来越凝重, 你试探着开口:


  “月岛萤?月岛君?阿月?可以把信还给我了吗?你还好吗?”


   “嗯?我才不好奇这信封的内容是什么,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笨蛋才会好奇你的事情。”


    月岛萤强行扯起那熟悉的欠揍笑颜,将信一把塞回你手里,拿起清点好的资料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给月岛送资料的目标已经完成,借此机会欣赏他在球场上的姿态的目的也已达到。于是在向排球部的众人打完招呼后,你转身离开,留下一个站在门边悄悄望着你的身影。那身影被夕阳拉得很长很长,一直延伸到走廊的尽头。

     





    回家的路并不漫长,今天的功课也并不繁重,于是你决定先打开信封看看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果不其然,是告白。

   男孩的字迹虽不如月岛萤清秀,但也还算工整,信上的文字也很打动人,没有过多华丽词藻,意外的很朴实。


  [因为xx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孩,是我在世十七年以来见过的最完美的女孩,所以,所以请和我交往!——竹内义弥]


   信的最后一句话这样写着。

   正当你盯着信纸发愣时,一片阴影代替月光悄悄爬上信纸,熟悉的萱草花味洗衣液的香味飘进鼻腔,随之而来的是少年如月光般清亮的嗓音。


  “善良可爱,最完美的女孩?哈哈哈,好俗的评价。”


  “呀月岛萤!你是偷窥狂吗?”


   被月岛萤吓了一跳的你猛然转头,却用力过猛差点一头栽进他怀里,好在他及时伸手扶住了你。你惊讶地抬头,本以为会看见他挑着眉毛满脸不屑的表情,结果映入眼帘的却是他藏在镜片下的不甘。月岛萤松开手,扶正因为屈身拉住你而下滑的镜片。


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好奇你会不会和他交往,仅此而已。”


   明明脸上的表情已经表达出自己的不满了,明明眼睛里的不甘与喜欢已经不能被理智掩盖了,却还是要用这样的语气来欺骗自己。月岛萤,你究竟还要忍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你和月岛萤面面相觑,短时间的沉默过后,你选择开口打破僵局。


  “如果我说会,阿月会祝福我吗。”


    你强扯出一个微笑,歪着头问他。

  听到这句话,月岛萤只感觉心脏就像被人狠狠用手捏碎了一般,那疼痛从胸口蔓延到全身,感性在这时战胜了理性。


  “不行。”


  “什么不行?我和阿月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吧?我和谁交往,和阿月无关吧。我们之间又没有过什么,对吗?”


    完全违心的话语,说出这些话就如同在刀尖上行走,每一步,每一个字,都钻心的疼。可是你太想从他嘴里听到答案了,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,究竟是在克制自己的情感还是根本没有过情感,你都想亲耳听到他说。

   

   「心脏在胸腔内疯狂跳动,呼吸也逐渐急促,大脑似乎将要供氧不足,无法接受,想要占有,要不要说出口。」

   月岛萤只感觉体内的血液都疯狂的向大脑输送着氧气,但是依旧不能使思绪冷静清晰。

    感情冲破了理智的枷锁,用来装盛由顺着心房的屋檐滴落的充满爱意雨滴的水桶,在此时被外界投入的石子溅起了水花,月岛萤的爱意就像溢出的雨水,倾倒在心房中。

   少年因为愤怒与不甘而紧咬的嘴唇一开一合:


   “因为我比他先喜欢你。”

   “因为我眼中的你比他眼里你更优秀,更善良,更完美。”

   “尽管你有时候会因为一道一眼就能得出答案的数学题而困惑,尽管你会用一些一眼就能看穿的小伎俩来捉弄人,但你蹲在路边喂食猫咪的样子,盯着蓝天发呆的样子,学习时全神贯注的样子,抱怨窗外的麻雀吵闹的样子,在纸上画画的样子,都无比的吸引我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我唯一想要了解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所以,所以,应该和你交往的人,我认为,是我。”


    难得没有毒舌挖苦,难得这么爽快地表露出真正的想法,你和月岛萤都被这一大串话吓住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夕阳早已落山,今天是月中,夜空中挂着的那一轮圆月正全力散发着自己最亮的光芒。这光芒沁人心脾,让每一个沐浴在它之中的人都心旷神怡,这样温柔又令人心潮澎湃的感觉,较太阳更胜一筹。


    “我,也喜欢阿月。”

    你非常认真地盯着满脸通红的月岛萤说道,笑脸盈盈。

    “我对竹内前辈从来没有任何其他非分之想,今天收下这封情书也只是不想让他难堪,本来打算明天拒绝了他再告诉阿月的,没想到先被阿月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月你总是喜欢克制隐瞒自己的感情,可是你的技术真的超——差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对了,今天的草莓牛奶很好喝。”

     “希望以后都能……诶?”


    话语未落,你就被月岛萤一把拉入怀中,他俯下身子将你环住,就像是要把克制的感情全部用这个拥抱来偿还一样,他仿佛是要把你揉进身体里,你感受着少年热得发烫的体温,和微微发抖的身体,伸手环住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月岛萤对着你的耳朵轻声说道:


    “技术差,是因为聪明的人不管怎么隐藏感情都会被你这样的笨蛋所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不想再隐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喜欢你,不会让你被抢走的。”


    皎白的月光撒在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,而你所拥抱着的是比这天上的月光更令人舒心的月亮,那是属于你的独一无二的月光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黑尾铁朗



“黑尾,别闹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我在不在意,也许吧。”

“时间不早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
  橙黄色的光线伴随着夕阳慢慢的下沉逐渐昏暗,透过窗户洒进教室的阳光也慢慢消失,空旷清冷的教学楼里寂静无声,只剩下你与黑尾铁朗面面相觑。你抬手推开想要像往常一样靠近你的黑尾铁朗,匆匆提起书包便向门外跑去。太阳已经落山,教室里只剩下路边映进来的微弱灯光,呆滞的站在你们的桌子旁边有些失神的黑尾铁朗,以及桌上摆着的情书与你落下的笔记本。 


 “小黑,你好了没有?该走了。”


  研磨从门口探出头,打断了黑尾铁朗的思绪。

  回过神,黑尾铁朗强扯出一个笑容,拿起桌上的笔记本向研磨挥手致意。


  “啊,好了,走吧。”


  带上门,他透过窗户望向你们的座位,那里承载了这两年多来你们之间的美好点滴,但现在却因为一场误会,一次冲动而可能再无以后。


  走在已经快要凋落殆尽的樱花树下,你抬头望天,映入眼帘的却是满眼的衰艳樱红。

 「哎,亲手推开自己喜欢的人的傻瓜,也只有我了……」

  你低头感叹,脑海中又浮起黑尾铁朗被二年级的美女学妹拉到一旁告白的场景。




   晚春的风已经染上了夏天的气息,温暖的风吹拂着你的发丝,翻动着摊在桌面上的书页。身旁的座位罕见的空着,平日里最爱坐在身边用手撑着下巴,轻挑着眉,笑着透过你望向窗外的男孩,正被一群男生当做今日的男主角围观着。

   黑尾铁朗中午一下课就被二年级的一个女生叫到门口了,女人缘极差的他被告白,在班里男生的眼中可是一件惊天大事。 

   通过敞开的教室门,你悄悄观看着这旁人心中的浪漫一幕。

  女孩是标准的可爱美女,棕褐色的双眸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得如宝石一般,黑色的短发末端微卷,修饰着圆润的脸蛋。

  女孩热情又大方,如火般热烈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黑尾铁朗。


 “黑尾前辈!那个,我,我很喜欢你!还请你和我交往!”


  尽管早有预感,但面对如此直接的告白,从未谈过恋爱的黑尾铁朗还是被吓了一跳。看着面前女孩期待的神情,黑尾铁朗犯了愁:到底怎么才能委婉的拒绝这小姑娘啊,快点结束吧……算了,还是直说来得最快。

  挂上招牌应付式笑容,黑尾铁朗往后稍稍退了一步,拉开距离。


  “呀,对不起,这位同学,我们两个似乎并不熟悉。”


  黑尾铁朗脸上堆砌起那熟悉的笑容,上台发言也好,面对陌生的服务员也好,看见前辈也好,面对后辈也好,都是那个没有任何多余感情的笑容。


  “而且音驹这么大,比我优秀的男生很多的,不用拘泥于我一个人,你值得更好的。”

  “所以,抱歉。”


  简洁明了,黑尾铁朗拒绝了女孩的交往请求,在一众夹杂着佩服与嫉妒以及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下回到座位。

  听到他义正言辞的回绝话术,你长舒一口气。  眼看着他将要回到座位,你急忙转过头,望着窗外的樱花树发呆,生怕他对上你的目光。


  “在看什么?”


黑尾回到座位坐下,顺着你的目光往外看去。


  “啊,对了。刚刚那个女孩给我说了,我没答应。”


 “干嘛给我说,我又不在乎。”


 “真的吗?可是有个人刚才一直用能隔空杀人的眼神盯着我诶。”


 “嘁……情书你也没收吗?”


 “开什么玩笑?一边拒绝一边收情书可不像话。我可是好男人。”


  “而且,要是收了的话有人会生气的吧。”


  黑尾铁朗撑在桌上,笑着对你说道。


   总是这样,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些吊儿郎当的话,明明骨子里很成熟,却总是表现得像个自恋的不良。

   方才内心的别扭情绪在黑尾的一番话下消散,紧张感消失后浮现出的就是饥饿。你起身离开座位,准备到学校的超市去买点东西填填肚子。偏头瞥见趴在桌上的黑尾,你正想开口叫上他一块,却被抢先:


  “你要去哪?不带上我吗?”


  “我说黑尾,跟屁虫吗你是?去找点吃的,你去吗?”


   “虽然我不饿,但是和你去小卖部我还是很乐意的哦。呀,补充一下,我不是虫子。”


   言语中透露出的微量暧昧气息惹得少女的脸颊微微发烫,你偏过头向门外走去,身后跟着双手放在后脑,优哉游哉吹着口哨的黑尾,是你们都再熟悉不过的情景。

    路过二三年级的楼梯拐角时,你并未注意到站在楼梯口的那个女孩,而黑尾也只是瞥了她一眼,并未在意她脸上的不甘与愤怒。


   「被拒绝了不甘心吗?算了,反正我也把话说到位了,总不能还来找我吧。」

   黑尾铁朗心想。


 


   而这个想法在从书里抖落的情书飘飘而下时被打碎。

   周末的前一天,惬意的下午,轻松的氛围以及对明天的期待都被揉杂在日落黄昏里。

   值日的表轮了一番又回到你们头上,于是只好暂时忍下回家休息的冲动拿起抹布和扫帚。

   在默契的配合之下你们迅速打扫好了卫生,准备收拾东西离开。


  “黑尾,下周要轮座位,你记得把桌上东西收完。”


   看着他桌上堆砌起的书山,你好意提醒道。


  “啊,知道的。”


  黑尾铁朗一边回应着你的话,一边翻阅着自己的书籍,生怕收漏掉一页纸。可就是这么一个仔细的人也有失算的时候。


 “走吧,下楼去找研磨。”


   黑尾铁朗举起手中的数学课本准备塞入包中,习惯性的翻阅却让中午拒收的那封情书飘飘而下。 


  “……”


  安静,好安静,误解与尴尬的气息在空中弥漫开来。你和黑尾大眼瞪小眼,就这样一高一矮面面相觑。


  “……说出来你别不信,我真的拒绝那小姑娘了。”

  “而且,到底是谁帮忙塞过来的,我绝对饶不了他。”


  黑尾铁朗把情书拾起放到桌上,诚恳的看着你说道。


  “没事,相信你。”


  你是相信他的,所以在短暂的膈应过后就不再多想。只是继续低头收拾着你的书。

  看着你淡漠的脸庞,黑尾铁朗陷入了自我怀疑的漩涡。从来都是这样,对一切都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,明明看向窗外的樱花树时会用余光偷偷瞟我,明明在我被告白时用在意而又遗憾的眼神看着我,却还要表现出无所谓的模样,不会难受吗,还是说不够喜欢?

  眼看着黑尾铁朗脸上的表情愈发凝重,你担忧的用手上的笔记本拍了拍他的手臂。


  “黑尾?你没事吧?我这边快好了。”


  回过神来,看见的依旧是你毫无波动的脸庞,以及那双蕴含了你被压抑在心底的悸动的眼眸。不甘在他心里翻涌而上,对你的喜欢因为你表现出的不在意而被点燃,不断灼烧着他的胸腔,加热着他的理智。少年骨子里的青涩与冲动压过成熟的理性,黑尾铁朗钳住你拿着笔记本的手腕,因为激动而冒汗的手心滚烫,灼烧着你的手腕,迫使你松开手。


  “黑尾!你干什么?”


喜欢的男孩在一番沉默后突然钳住自己的手腕,发烫的掌心如同催化剂一般使你的脸颊迅速变红。


   “我要是说的假话呢?你为什么不怕我说的是假话?你不怕我和她偷偷交往吗?你就不怕那是我悄悄使的小伎俩吗?”


  看着以往在你面前尽管会开玩笑打趣你,但遇到事情却十分成熟,让你无比信任的少年在此时却紧紧抓住你的手,说着这些已经越过了朋友界限的话语,你再一次被自卑包围。


  「什么意思?难道那个女孩不比我优秀吗?难道她不是你更好的抉择吗?我难道能让你坚定选择吗?」


   自卑在这一刻盖过了你对他的喜欢,你使劲甩开他的手。


  “黑尾,别闹了。”


 「好想逃,好想逃」

  逃避这两个字在你的脑海中不停闪烁着,你喜欢他,友情在第一次看见他出现在排球场上时就变了质,平时如此吊儿郎当的人在排球场上却那么可靠,让你对他彻底改观。回到教室后的那几天,你都在揣摩你身边的这个成绩很好的“不良”,以至于你的笔记本上从那天开始,记录的除了你的心事,就是密密麻麻的有关他的一切。

   但自卑感却总是在你想正大光明地望向他时笼罩住你,强行将你充满爱意的炙热目光变得冷漠,强行将你的悸动压抑在冷漠的表情下,只能通过双眼传达给外界。

   冰块在接触暖意那一刹会融化为水,带走身旁的大部分热量,但只要这暖意不被冰块所影响,总能将凉水热至沸腾。

  


   回到家,你决定就着今晚明亮的月光写下今天发生的一切。可是,在翻找了一边又一遍的书包也没有看见你的本子后,你确信,你的本子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。


  “他不会看的吧……应该不会吧……”


 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毕竟那是一本每一页都装着你们点滴的本子。


「要是内容被看见他就知道我原来那么多愁善感了,怎么办,虽然很熟悉,但是要是发现了我的爱他会不会被吓到,然后从此离开我呢」


  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你还是决定找他要

回你的本子。低头看了看时间,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 。

  「排球部应该刚结束没多久吧,算了,我去找他。」

  拿起手机,你正想拨通他的号码,阴差阳错地,他的头像出现在了你的手机界面上,不停跳动着。接通电话,那头传来熟悉的嗓音:


  “喂?你现在在家吗?”


  “啊?在啊,怎么了。”


  “哦,那行,你现在下楼来拿笔记本,顺便,说点事。”




   晚风温柔,下楼推开大门,你看见黑尾铁朗手里拿着你的笔记本,单手插兜站在樱花树下,晚风吹拂着花瓣,飘落在他的肩头。

  一步一步的朝他的方向走去,每走一步都是煎熬。要结束了吧,这段感情,这段承载了欢乐与辛酸的感情,你心想。


  “给,你的本子。”


   他眉眼带笑,把本子递给你。你木讷地接过来,道了谢,站在原地等待着命运的审批。


  “怎么?还不上楼?舍不得我吗?”


  见你呆呆立在原地,黑尾铁朗躬下身凑到你面前笑着问道。

  你十分忐忑地问他:


  “你没看我的本子吗?”


  “为什么要看?这是你的东西吧?不过,如果你想给我看,我还是十分乐意的哦。”


  听见他的话,你松了口气,却想起今天在教室里他说的那番话。 


   “你?不会撒谎了吧?”


  尽管知道他不会这样做,但是害怕他发现你心意的你还是开口询问道。


  黑尾铁朗自从成为你的同桌的那天起,就开始好奇你的本子里到底都记录了什么,但是他的素质始终不允许他偷看,明明只要坐直,再稍微歪一点就可以将纸上的内容一览无余。

  你的话彻底激起了他的好奇心,黑尾铁朗决定逗逗你,顺便…


  “不知道哦?也许吧?”


  “瞟到了两眼,好像是关于……某个人来着?没记错的话?”


   「啊你这个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混蛋」

  黑尾铁朗对自己骂道。未曾想这句话会彻底击碎少女为自己垒起的城墙。


  「什么,他居然看见了?看见了还装作这样的无所谓?什么啊?」

  害怕,激动,震惊使你的大脑一片空白,反正内容已经被他看见了,不如,趁这个机会把话说开。

  握紧双拳为自己加油鼓劲后,你带着颤抖的声音开口:


  “就是关于你的。那个,上面,写的就是和黑尾有关的每一天。”


   因为紧张而结结巴巴的说完这句话的你早已慢脸通红,心跳也因为说出来自己的心事而加速跳动着。

   不想听到回答,害怕失去他,于是你想逃离。转身正准备向单元门口跑去的你却被一股力量拽住了手腕。

   黑尾铁朗一使劲,就把你拉进他的怀里。少年将你圈在怀里,把头放在你的肩上,黑色短发抚摸着你的脖颈,刺激得你面颊更加滚烫。


  「这次不会再让你逃走了。」

   黑尾铁朗心想。


  你十分用力想要掰开他的双手,却被他抱得更紧。


  “黑尾!你干什么?放开啊。”


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抱抱喜欢的人。”


  “?什么……?”

  

  完全无视你的震惊,黑尾铁朗盯着你手中的本子问道:


  “嘘,先回答我。”


  “你每次下笔前,仔细衡量想要写下的话都是什么?”


   “你,也喜欢我吗?”


   少年低沉性感的声音贴着耳边传入,话语中 的内容更是让你不知道怎么回答。心理防线在一瞬间被攻破,于是决定向他表明你的心意。


   “喜欢,喜欢黑尾,最喜欢你。”


   你的声音越来越小,甚至无法听清你的尾音。看着红晕蔓延上你的耳尖,黑尾铁朗的心脏在疯狂跳动,向怀里的女孩悄声诉说着自己的心意。

  你放弃挣扎,尝试着在黑尾铁朗的怀抱里放松。他的呼吸逐渐急促,打在你的耳垂上。


  “我,一直都很喜欢铁朗,所以我一直相信你。今天在教室,我害怕如果告诉铁朗我的心意,你会讨厌我,所以逃跑了,不是讨厌你。至于写下的话,我不想说给你听,而且,铁朗不是已经看过了吗。”


  你低垂着眼,不敢转头看他。


  “没看哦。”

  “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本子上的内容,真的,我只是想让你亲口告诉我,因为你总是压抑自己的感情。所以,以后别再自我否定了好吗?别忘了,还有我在。”


   「被耍了——」

  这个念头在你脑海里蹦出,但是却让你感到那样的舒心。


   “狡猾的混蛋,混蛋黑尾。”


   你偏过头,就像以往那般,充满爱意的目光在负距离下交汇,你才发现,黑尾铁朗的脸也早已通红。

     转身抱住他,你踮起脚尖,在他的耳边悄声呢喃:


   “但可以告诉混蛋黑尾今天的日记内容。”


   “什么内容?”


   “今日收到礼物——混蛋黑尾一枚。”


   黑尾铁朗将你抱的更紧,用略微颤抖而十分激动的声音在你耳边说道:

   “那我的礼物就是,收获有着一个爱她的混蛋男朋友的可爱女朋友一枚。”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太久不写第二人称了啊啊啊啊

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你的红心蓝手谢谢啦!

想要评论和关注(星星眼)!

谢谢观看!

祝大家兔年快乐!万事如意!

我们下次再见!


评论 ( 21 )
热度 ( 384 )
  1.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白墨白墨身在黑社 | Powered by LOFTER